巴黎用它的一切告訴我兩個字:夠了。他們很清醒:更多並不等於幸福
50年前的咖啡館還在原地等你
 
第一次去巴黎,我帶著爺爺的重托,替他尋訪當年留法時最愛的梵卡咖啡館
 
巴黎咖啡的香醇會等待半世紀之久?我不太相信。用Google一搜,嚇我一跳,梵卡咖啡館居然還在
 
連地址都沒變。我急匆匆趕到那裡,一進門就興奮地找老太太
 
這一環顧,又嚇了我一跳,吧台裡還真坐著一位銀髮老太,正專心致志地磨咖啡
 
我跑到她面前激動地掏出爺爺當年在這裡拍的照片
她也很激動,指著照片裡的女店員說這個是她,她叫索菲亞
 
此時,我的激動已不再是為爺爺找到舊相識了,而是為巴黎感動
半個世紀的咖啡館,連女招待都沒變,門口那花,都還是當年的天竺葵,仿佛位置都沒挪動一下
我問索菲亞,為何不把梵卡做大做強,至少也要在門口掛個百年老店這樣的金字招牌
索菲亞笑笑:「如果那樣,我的咖啡還能讓你爺爺在台灣念念不忘嗎?」
我想現在的梵卡和它的主人索菲亞以及巴黎一樣 已經過了比較欲求的階段,
都在很安分地做自己,不會一窩蜂地模仿別人、複製別人
50年前,一個年輕人在那裡喝咖啡,50年後,他的孫女漂洋過海還是在那裡喝咖啡
店主人還是那個人,不過生了一頭白髮
卻還是很快樂地坐在那裡調製咖啡 這裡面一定有一種不可替代的滿足感。
 
一個明智的人心裡應該有一個聲音時時提醒自己:更多不等於幸福,這些已經“夠了”。
 
作者:曼屏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歡歡 的頭像
歡歡

歡歡部落格

歡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